疫情下的国外球员:付诸行动还遭受拖欠工资

选秀大会,夏季联赛,球队青训……所有加在一起,每一年能够进入NBA的美国球员但是几十人,名落孙山者,以及被NBA取代或临时取代的那些人,如果要再次球员之路,只能去别的篮球赛试一下。在大众来看,“外籍球员”可以赚丰富提成,又可以体验到异域风情,无疑是一桩妙事。可事实上,出去诸事难,这种球员的生活远不是那么光彩照人。疫情扑面而来,她们也是感到无助迷茫。

曾在NBA法律效力三个本赛季,之后曾为CBA新疆男篮和上海队打球的达内尔杰克逊,从今年三月起就一直在讨要芬兰吉普萨斯塔尔队欠他的工资。可每次问,管理人员都找各种理由推诿,乃至最后还收回了球队配发他使用的车,并尝试将杰克逊赶租赁居住公寓楼。“我对他们说,在收到托欠工资前,我绝不离去。”杰克逊气冲冲地说,“这样做是错的,她们简直就是浑蛋。我和家人就呆这儿,我就是这儿唯一一位外国人,她们本可以让我正常使用那车。”

但是直到最后,杰克逊或是选择放弃,一贫如洗回到加州。这并不是杰克逊第一次被拖欠工资,从头至尾他已经被一干球队累积托欠了近20万美金薪水。这让他感到极其消沉,一度失去对篮球赛这项运动的爱。“便是以为我在欧洲的遭遇,她们夺走了我打篮球的乐趣。现在我把它当作赚钱手段,只需能保证取得薪水。如果没钱拿,就出工不出力好啦。他们却指望你在没有酬劳的情况下每场比赛仍然拼了命,不要老为钱而争,应当专心致志打球。可家里还有人需要我养,不给钱如何寄希望于我专心致志打球?”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造成很多公开赛终断,俱乐部队盈利大受到影响,毫无疑问让拖欠工资更经常出现。自然,非是全部国家和地区的球队都这样做。

例如现在6月,非洲公开赛确定选拔赛,同盟表明这个决定是与球员研究会一同做出的,由于球员们期待有球打。但美国国籍外籍球员斯图道格拉斯却表示:“我可没听说资询球员事情,都没有投票选举,啥都没有。大家选拔赛要求也是有怀疑,她们不做核酸检测,都没有防护产业园区;限制令只针对球员,教练员和工作人员在训练比赛结束后想要去哪里就去哪,球员却只能回家了,不可以去外面,甚至连小店铺都很难去。”

当时在非洲公开赛打球的前NBA明星赛大前锋阿玛雷斯塔克迈尔则表示,因为自己是单身父亲,必须给孩子买物品,所以不会遵循以上限令。他因而遭到同盟处罚,但随后标准也进行了改动,球员可以在家周边200码之内的地区进出。

“她们让球员担负全部义务,我对工会很有意见。”道格拉斯说,“工会没有就球员安全性、维护以及相关对策作出申明,这本应是他们的主要工作啊。”选拔赛前试训,道格拉斯的一位同伴表明身体不舒服,但球队依然要他再次,对于此事道格拉斯表明强烈不满。比赛之后,这名同伴进行了新型冠状病毒检验,但第二天在检验结果还没出来的情况下,球队仍旧全体人员再次练习,道格拉斯要求中止练习,但联盟官方却适用球队的做法。而没有参加训练的道格拉斯,第二天却被炒了大鱿鱼。

“体育界 ”是体坛传媒旗下《体坛周报》及众多体育运动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服务平台汇聚权威性的一手体育评论及其世界各国顶级杰出数据分析公司人深层见解,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运动垂直行业的美文阅读运用。